有天晚上跟一个姐姐S聊天,说起自律的话题,十分感慨那些可以十几年如一日坚持早起的人。从不早起的我心生向往,长这么大,都还没见过凌晨的天是什么样呢。

  S顺口说了句,“我常常在早上七点多跑完十公里回来,抬头看那个时候的微光,真的很美。”

  我计算一下跑步的用时,不敢相信,难道你每天早晨都六点起床吗?

  “是啊,”她说,“我从毕业之后,每天都坚持早起。”

  那年,S二十八岁,升职做了负责企业股权融资部门的副总监。她的日程表一般从早上六点开始,到晚上十点,连结婚怀了宝宝之后依然做空中飞人,有时在会议室里一坐就是三四个小时,听着来自全球各地的操各种口音的人对着PPT口若悬河。

  我身边正好有个朋友跟S差不多同时怀孕,一知道消息,老公便立刻让她辞了职在家养胎。于是,她每天的生活像是文艺片,插插花、看看电视、散散步,然后吃饭睡觉,虽然胖得眉眼都走了型,却满满都是幸福的味道。

  有一天,我终于还是忍不住问S,“对比起来,你活得这么拼,不累吗?”

  “累,非常累,”她秒回我。“可是你呢?你活得不累吗?”

  在职场夹缝中求生存,尴尬得不上不下,虚与委蛇察言观色的那些人,不累吗?

  背着沉重的房贷,小心翼翼计算着收入和支出一不小心就赤字的那些人,不累吗?

  站在单调的流水线上,日复一日做着重复的工作,加班没有补助、周末没有双休的那些人,不累吗?

  “人生哪有那么轻松,不过是用这一种辛苦来抵消那一种而已。我只是很庆幸,我可以选择自己的累,和辛苦之后的结果。”她说。

  有个小姑娘跟我聊天,她还在上大学,就读的是家人强迫她选的一个冷门专业。爸妈说,她不需要操心工作的事,只要能拿到毕业证就好。

  她的人生像是一场早已经被安排好的戏,只需要按部就班地提提胳膊动动腿,就能度过这一生。

  我曾经写过她的故事,另一个小姑娘给我留言,“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有多幸运,像我这样没背景没关系的人,要花多少功夫才能走到她现在的位置。我现在每天都在辛苦实习,一分钱都没有,只为了积攒一点经验今后好求职,而她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享受大学生活。”

  我无从判别她们谁过得更幸福一点、更幸运一点,只是不禁在想,如果人生可以交换的话,她们是否愿意去做对方呢?

  电影《这个杀手不太冷》里,那一段著名的台词这样说:

  “人生总是这么苦吗,还是只有小时候是这样?

  总是这样的!”

  从来都没有哪一种人生是不艰难的,这或许也是生活公平的一点。

  你抱着三块钱一袋的薯片泪流满面时,她端着几千块一杯的红酒暗自饮泣;你被老板强制加班到深夜,站在街头无助地等出租车时,他在凌晨的办公室里刚刚看完前一百封邮件;你四处奔波联系实习,脚底磨出大大的水泡疼得掉泪,她瞪着空洞的眼睛望着一眼看到头的人生不知所措……

  没有哪一种生活、哪一种年龄不会遭遇辛苦,与其说我们的努力是为了挣脱,更不如说,是为了可以拥有选择的资格。

  前两天看一个节目,有位企业估值上百亿的女CEO讲述自己创业的原因。“我之所以开始创业,因为它对我来讲是一种生活方式。我希望生活在一个自己想要生活的世界里,但等不及别人来创造,所以我就自己去做这个世界。”

  这或许也是努力的一种意义,不仅仅是从九块九到十九块九,从阴冷潮湿的地下室到阳光明媚小公寓的过渡,而是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选择自己喜欢的工作和公司,选择自己交往的圈子,也选择自己想要成为怎样的人。

  像一块石头一般从山头上落下来,那叫惯性,而不是自由。而努力的意义,就是帮助我们摆脱生活的种种惯性,无论它是来自父辈,来自童年,还是来自积习已久的不良习惯。努力赋予我们挑选的权利,又在每一次选择和权衡之间,让我们变成更优秀的人。

  你不主动选择生活,便得被生活挑选;你不掌控自己的生活,就只能眼睁睁地被别人左右。

  正如那句我非常喜欢的一句话:这世界上有一种赢,那就是,有资格选择自己的人生。


文章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