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41b284ea8109ff15cd2957590c993d0

想幫憂鬱症患者但是不知道該怎麼做? 「12張投影片」幫助你了解該如何陪伴自殺者

罹患憂鬱症非常痛苦,憂鬱症患者身邊的人也承受著巨大的壓力。他們需要時刻警惕,防止對方做出過激的事,甚至結束自己的生命。

▼網路上有很多陪伴憂鬱者的資料,不外乎送醫住院、找諮詢師、請家人和朋友幫忙,但對方拿起刀準備自殺的時候,你該怎麼做呢?

▼憂鬱者經常把「死」掛在嘴邊,因為他們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健康的人總覺得心情不好、憂鬱是有原因的,所以會問:「你為什麼心情不好?是什麼事情影響到你嗎?可以說出來啊?」但憂鬱者卻說不出來。

▼如果我們的人生是一道數學題,健康的人順利解出來,憂鬱者卻怎麼都解不出來,別人問:「你知道哪裡錯了嗎?」他們會很挫敗,也很茫然,因為他們真的不知道哪裡出錯了,就是算不出來!

▼憂鬱症的情緒是很複雜的,是長期以來負面經驗的積累,不是一兩件小事造成的。原因太多,他們自己也無從說起。陪伴者壓力太大時,可能會說出很多違心的話,比如「去呀去呀!管你是要上吊還是割腕,如果你這麼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就去吧」、「如果你真的想死的話就去死好了,不要在那邊假鬼假怪」。這些話反而會讓憂鬱者陷得更深,他們會覺得自己「果然」是沒有人愛的。他們不停說死亡,總想著自殺,甚至推開身邊的人,其實真正需要的是大家的關心。

▼有些人認為,人有決定自己生死的權利。但憂鬱者自殺的時候,真的是清醒的嗎?憂鬱症是一種腦部血清素 ( Serotonin ) 含量異常的疾病,有些人的症狀會伴隨著知覺的改變,例如走路容易撞到東西、容易忘東忘西、很難做決定(這點也有些時候會惹怒身邊的人),有些人會有幻聽、幻覺出現,甚至會有輕微的解離情形(比如一段時間沒有記憶、不知道自己在幹嘛)。也許自殺的那一刻,他們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

▼很多憂鬱者明明在吃藥,最後還是自殺了。吃藥沒用嗎?當然不是的,憂鬱症是體質因素和長期壓力交互作用的結果,藥物不可能瞬間改變病人長久以來習慣的思考方式,只能夠改變腦內化學物質的濃度,影響神經,起到輔助的作用。所謂的「康復」,也不是說憂鬱情緒不見了,只是患者找到了與憂鬱共處的方式而已。

▼如果你身邊有憂鬱者,他拿起來準備傷害自己,你該怎麼做呢?首先是不要離開,持續陪伴,你可以說一些話分散他的注意力,不要讓他傷害自己或傷害別人,如果情況失控,就打電話請求協助;尋求協助,必要時安排住院,也許病人抗拒住院,但他們病了,治療很重要;自我照顧,分擔風險。不要把照顧病人的責任壓到一個人身上,找病人的親友幫忙;建立班表,劃好界限。照顧病人很辛苦,你沒辦法24小時陪著他,確保自己有電,才能給他充電。

▼憂鬱也有感染能力,長期陪伴憂鬱者,你也要小心自己的情緒變化;適當尋求社會支持,找隊友和自己一起承擔,才能事半功倍;界線很重要,你不需要每天陪在病人身邊,陪伴的品質比陪伴的次數更重要,承諾出你可以陪伴的時間,然後就在那個時間一定要出現。

▼希望術:不要放棄希望,但不要說「你會好起來的。」、「這只是暫時的」、「一切都會變好,你再多努力一下就好」之類的話,這會給患者造成壓力;寧靜術:有時候你講很多話去開導他,只是為了減緩自己的焦慮罷了,靜靜陪伴就很好;接納術:不要用批評表達你的關心,你越接納他,他才越能夠冷靜下來。

▼如果自殺者告訴你「你不要過來,你再過來我就死給你看」、「你知道我在做什麼嗎?我在吞安眠藥喔,或許再三個小時我就會不省人事了……」你首先要確認自己還有多少電,如果自己都沒電了,就先安頓自己,再去解決問題;請求支援,找其他人幫忙;如果你真的沒辦法提供協助,就真誠說出自己的難處,同時也要提醒自己,你很在乎他,但不論是他的情緒或是他的生命,都不是你的責任,而是他自己的責任。

▼陪伴憂鬱者,你可能也會被影響,甚至懷疑自己做的是錯的。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學會容忍生命中的「不確定性」,也許你以為前面是懸崖,但那只是路口罷了,不要著急,希望總是有的。

陪伴憂鬱者不是一件輕鬆的事,先給自己充好電,再繼續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