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3160698

日公車擠爆剩博愛座!「眼前年輕人可愛舉動」 她秒認出:是台灣人

大眾運輸工具上都有設置博愛座,現在卻因為「正義魔人」太多,引發了許多爭議問題。藝人歐陽靖目前旅居日本,分享台日的博愛座文化差異,日本人認為即使是年輕人坐在博愛座,也有可能是對方身體不舒服,並沒有強迫讓座的文化,台灣則反之,感嘆:「台灣的博愛座文化,真的有點走偏了呢…」

▲歐陽靖。(圖/翻攝自歐陽靖臉書)

▲歐陽靖分享台日博愛座的文化。(圖/翻攝自歐陽靖臉書)

歐陽靖12日在臉書討論台日的博愛座文化,在旅居日本期間,她發現日本老人家不想被認為很虛弱,也不願給別人添麻煩,並不喜歡被讓座,如果看到有年輕人坐在博愛座上,也會覺得是對方身體很不舒服,只是表面看不出來,所以沒有正義魔人的文化。

▲歐陽靖。(圖/翻攝自歐陽靖臉書)

▲歐陽靖討論日本博愛座文化。(圖/翻攝自歐陽靖臉書)

由於身體不好,無法久站,歐陽靖在日本電車上坐博愛座時,都不會被趕起來,但前陣子回到台灣,在捷運上一坐上深藍色的博愛座,就被四面八方的異樣目光洗禮,之後有個50多歲的婦人直接開口:「妳可以讓一下嗎?」她雖覺得委屈,但不願多做爭辯,選擇下車改搭計程車。

 

也因為台灣的正義魔人文化根深蒂固,歐陽靖曾在日本公車上目睹一群年輕人寧可強忍被擠到無立足之地的不舒服,也死命抓住拉桿,不願坐到眼前還空著的博愛座,她笑想:「只要你們其中一個人坐下,就能讓整輛車不那麼擠,後面要下車的乘客也比較好移動。」也因為這群年輕人的舉動,讓她馬上知道他們是「來自台灣的可愛年輕人」,直言:「可能是在台灣習慣了,害怕遇上正義魔人。」

▲歐陽靖。(圖/翻攝自歐陽靖臉書)

▲歐陽靖。(圖/翻攝自歐陽靖臉書)

歐陽靖認為台灣的博愛座文化已經走偏,但強調並不是指日本的狀況一定比台灣好,她舉例最怕在電車上遇到醉漢,這些人除了會嘔吐、東倒西歪之外,還有可能攻擊乘客和站務人員,嚴重可能摔下月台,「這種離譜狀況在東京發生的頻率,可是高到台灣人難以想像。」


歐陽靖臉書全文:

【閒談最近遇到的博愛座問題(文長甚入)】

先提個文化差異:不知道大家去日本玩時有沒有發現,日本人在電車上是不太主動禮讓博愛座的?這並不是因為日本人不敬老或是沒有愛心,而是出於民族文化差異。在日本,很多老人家並不喜歡被讓座,因為那表示自己看起來很虛弱、會給別人增加麻煩;他們也覺得坐在博愛座的年輕人有可能身體很不舒服,只是表面上看不出來,所以他們並沒有強迫讓座的『正義魔人』文化。(但如果看到徒手抱著嬰兒的人、孕婦、或是明顯身體不便的人,大家也還是會讓座。)

為什麼會提到這一點?是因為我前陣子回台灣感受到一股強烈壓力…
那段時間我的身體狀況不太好,沒辦法久站,住在日本時搭公車或電車都會找個座位坐下來,沒有人會把我趕起來。但回到台灣第一天搭上捷運狀況就不一樣了…整個車廂只剩深藍色的座位(博愛座)沒人坐,我坐上其中一個位子,接著就開始受到來自周圍民眾的異樣眼光…我試著避開大家的眼光低頭滑手機,沒多久後,車廂的座位漸漸被坐滿,就有個年約五十來歲的中年婦人很直接地對我說:「妳可以讓一下嗎?」…其實當下我是覺得很委屈的,我相信自己的身體狀況或許比對方更需要休息,但我不想爭辯與解釋,於是決定讓座下車,改多花點錢坐計程車。以後若再有身體不適要搭捷運的狀況,我會先去櫃檯拿個讓座貼紙貼在頭上(全身最明顯的地方)。

【關於本文的附圖照片】
東京比較少見觀光客搭公車。二月我在跑完大阪泉州馬拉松後,一個人順道去京都辦點事情才回東京,我搭上京都的公車,因為是經過祇園的路線所以擠到不行。我提早到站排隊所以有位子可坐;但陸續上車的人潮把整個車子擠到無立足之地。我發現自己前面的博愛座是空的,但卻沒有人去坐…原來,站在座位旁、都已經被擠到快撲到座位上、卻還堅持抓個桿子不坐下的一群人,是來自台灣的可愛年輕人。
當時,我很想跟他們說:「只要你們其中一個人坐下,就能讓整輛車不那麼擠,後面要下車的乘客也比較好移動。」…但我想,他們可能是在台灣習慣了,害怕遇上正義魔人。

仔細想想,台灣的博愛座文化,真的有點走偏了呢…

【附註】並不是說日本的狀況就比台灣好,其實日本在電車上最怕遇上一種人,但幾乎每天都能遇見…就是『醉漢』,這些爛醉如泥的上班族不但東倒西歪、嘔吐,還有可能攻擊乘客與站務人員,甚至摔下月台,造成民眾很大的困擾。這種離譜狀況在東京發生的頻率,可是高到台灣人難以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