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9

每次玩射擊遊戲,都有一種熱血沸騰的感覺,好像自己真的變成了在戰場上拚殺的戰士。

但大部分玩家都知道,遊戲和現實差距很大。

美國科羅拉多州24歲男子John Duttenhofer卻把在遊戲中學到的技巧,用在了真正的戰場上。

▼John是一名《決戰時刻》玩家,每天差不多會玩13個小時。通過這款遊戲,他了解到在什麼情況下可以生存,也知道了不同武器的用法。

去年4月,他去了戰火連天的敘利亞,加入「Kurdish People’s Protection Units」(人民保護部隊),與IS戰鬥。

▼John表示,過去半年裡,自己能在戰場上活下來,靠的就是遊戲中學到的技巧。

「媽媽不想讓我去,但她知道,強迫我留下的話,我可能會在沒準備好的情況下偷偷去敘利亞。其實我有點自私,想要與IS戰鬥,也想抓住一個名留青史的機會。我不害怕死亡。」

▼2015年時,John曾經去敘利亞旅行,那時候他真切了解了IS的惡行。回國後他賣掉車子,每天騎車鍛鍊,存下7000美元(約新台幣21萬元),買了一些戰鬥用的護具,然後飛到了敘利亞。

▼他通過網路認識了「人民保護部隊」的同仁,來到庫爾德斯坦後,又見到了更多同伴。他在那裡學習當地語言,進行武器訓練。

第一次上戰場時,John用的是AK47,那時候他才感覺到,遊戲中的知識其實很有用。

▼他說:「我在遊戲中磨練了戰鬥技巧,知道怎樣不會被殺,什麼地方最危險。

玩遊戲的時候,我沒想過自己會上戰場,只是和朋友們一起玩而已,每天玩十幾個小時也沒什麼。」

▼今年2月,John終於回家了。促使他放下武器的,是一位朋友的悲慘遭遇。

在戰爭中,他24歲的英國戰友Jack Holmes被殺了。

他去歐洲參加了Jack的葬禮,然後回到了美國。

▼John對自己有點失望,因為他沒有殺掉恐怖份子,但他不後悔,因為在他看來,IS比納粹還要恐怖。

恐怖份子想讓世界陷入黑暗,他不希望活在那樣的世界裡,所以選擇戰鬥。

▼這段經歷沒有改變John:「我不覺得我變了,我還是我,沒有戲劇性地變強,但我希望自己能聰明一點。以前我覺得每天上班的生活枯燥乏味,認為那樣活著毫無意義,現在我的看法改變了。和平與戰爭的世界截然不同,現在我只想好好生活,珍惜已經擁有的東西。」

能夠從戰場上活著回來,本身就是一種勝利。

身處和平環境的我們,很難體會戰爭的殘酷,希望未來的某一天,真的能夠世界和平吧!